Holistic Education 
简介
 Preface in English

        What should the Chinese school teach? It should teach Chinese, of course, but what kind of Chinese and how?These two issues relate to the content of the textbook and the curriculum design. The former determines student’s attitude and interest in learning Chinese, the latter is related to the efficiency and effectiveness of learning. The Holistic Education Chinese Textbooks (HECT) are written in answer to the two questions above.

        For students in North America, Chinese is either a foreign language or a heritage language. Therefore its curriculum is connected to students’ interests, experiences, and the real world, and designed based on National Standards for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Communication, Connection, Comparisons, Communities and Culture. All “five Cs” are actively integrated throughout the various components of HECT.

        The HECT is a series of books for grades K-8. Each level has ten chapters, which provide vocabulary lists, practice, and homework, and are followed by articles related to their themes.

        Each level is accompanied by online multimedia materials including synchronized text and audio, online homework, Quizlet, Bingo, open-ended activities, funny pictures, interesting stories, and inspiring videos.

Hide Preface in English

    中文学校要教孩子什么?当然要教中文,但究竟要教什么样的中文,怎样教呢?这两个问题涉及到教科书的内容和课程的设计。前者左右了学生对学中文的态度和兴趣,后者关系到学习的效率和效果。《整全教育中文》简称《整全》即是针对以上两个问题编写而成的。

      教科书的内容


    在北美的中文学校里使用的教科书都不尽相同,即使是在同一所学校,还可能有几套不同的教材并存。这些各式各样的教材都在认字、阅读、作业等上各有千秋,但共同点是,不少课文的内容忽略了海外华裔的文化背景和思维方式。

    比如说,“三只小猪”里,大灰狼被烫死的暴力结局,并没有让学生拍手称快,反而令纯真的童心感受到了残忍。“愚公移山”和“铁棒磨成针”被当成了笑话。有同学就直率地说:“你们要我们努力,我们也知道要努力,但不是那样蛮干”。“凿壁偷光”呢?他们认为主人公匡衡在墙壁挖洞就是搞破坏,这样的行为本应该受到制止,怎么反而被称赞?诸如此类不和谐的声音显然在提醒我们,华裔的思维方式和我们的有区别,教科书需要改善。

    既然文字、语言是人类表达思想和情感的工具,那为什么学中文就一定要局限在令学生陌生、困惑的人和事呢?使本来就勉勉强强、心不甘、情不愿的他们,对中文更是疑云重重、怨气满腹。为什么不能用中文来讲述新颖、实际、有针对性的话题呢?

      比如说,有些孩子慑于同辈的压力,羞于带中餐到学校。对此,《整全》第二册就用“你喜欢吃什么?”一课来开导:“每个人喜欢不同的食物,就像喜欢不同的颜色一样。有的人喜欢红色,有的人喜欢黑色。你喜欢的颜色和其他人的不一样,你会认为很正常。那么,你的午饭和别人的不一样,是不是也很正常呢?

      鉴于有些华裔介意父母们乡音未改的英语和某些生活习惯。《整全》第五册“海归”一课里,就有了这样的劝导:“如果他们不知道你的青春偶像,不要看不起他们,因为他们每天忙着为你积攒学费;如果他们的英语带有乡音,不要嘲笑他们,因为他们的雇主都不在乎;如果他们反复向你问同一个问题,请不要生气,因为他们已经耐心地教育了你十多年。

      除此以外,《整全》的课文注重从儿童和青少年的视角出发,用故事来讲道理。比如第四册第一课“爱是什么?”就用这个故事来结尾:一位4岁的小男孩,看到邻居的老奶奶去世了,老爷爷在哭。他就走到老爷爷的院子里,爬上他的腿,坐在上面。回家以后,他的妈妈问他当时给老爷爷说了些什么,小男孩说:“没说什么,我只是和他一起哭。

      文字本身并不具备生命力,除非它们承载着文化的底蕴、民族的灵魂和普世的价值观。孩子们学音乐的时候,接触的都是经典,诸如贝多芬、莫扎特等人的作品。学中文也是一样的道理。长期阅读没有生命力和灵魂的文字,会使我们的语言肤浅、空洞,由此导致我们产生浅薄的思想,无论是领悟人生还是思考问题,都没有深度可言了。



      课程的设计

      当我们觉得某件事情困难、棘手的时候,原因往往在于还没有找到正确的方法或途径。学中文难不难,取决于怎样教、怎样学。如果一开始就教你好、谢谢、老师、学校等字,当然不容易,老师和学生都会觉得难。

      大部分华裔从小接受的是偏重逻辑和细节的西方教育。但是,他们使用的中文教科书,很多是按照应试教育的思维方式(凡事满足于一个答案或结论,不过问其中的缘由和道理)编写的。因此,打开书本,看到的往往就是汉字,却不见其中的秩序、条理和逻辑。那样的课程设计让学生认字不得要领,学习没有头绪。他们事倍功半记住的汉字都是孤立、零碎的无本之木,无源之水。结果是越学越难学,越学越无趣,无数人只好选择放弃,远离中文。

      任何一个知识体系都有其规律和联系,中文也不例外。一个汉字就是一个整体,有笔画、笔顺、偏旁、部首和读音。《整全》的特色在于有计划、有目的、有条理地安排笔画和字之间的联系,字和词组之间的联系,课文和阅读材料之间的联系。具体战术根据以下四个原则实施。

      循序渐进,目的在于使学生获得的知识条理化、系统化。比如说,学一、二、三,只要掌握笔画横就可以。但是,学之前,最好先学。学之前,需先学笔画横、竖和横折,否则学生就只能画圈,把字画成一个圆。同样道理,学的时候,前面一定要学过玉,才不至于唐突,免得学生一头雾水。除了死记硬背以外,别无它法。为了帮助学生养成认字从笔画着手的习惯,第一、二册里的每个生字的笔画和笔顺,都用小电影来演示。

      温故知新,避免前学后忘。小孩子学东西快,但忘记得也快。为此,《整全》课文的安排做到了前呼后应。前面课文里学习或提示过的生字,会多次出现在后面的课文里。在讲解新课文里的生字时,会复习或学习一些字形相似或偏旁部首相同的字。以此帮助学生巩固学过的知识,同时加深对新字的理解。

      揭示关系,学而不思则罔,所有的事物都互相关联,没有任何物体可以独立存在。把一些字拆开来,发现它们本身隐藏着耐人寻味的关系。比如,可以理解成有太阳,有月亮;可以理解成两端的尺寸不一样,上面小,下面大。拆字意味着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把关系揭示出来,使人深刻理解,如此就容易记忆、掌握。

      对照区别,有比较才有鉴别,通过比较,拓展思维,扩大词汇量。对于字形相似的字比如入、外要同时学。同样道理,对于意义相反的字比如要同时学。

      已有五千多年生命力的汉字是象形、表意文字,就是它的形体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显示文字的意义,让看的人可以望文生义。循序渐进从笔画着手,灵活生动教偏旁部首,开动脑筋拆字寻找关系,不仅传授正确、有效的学习中文的方法,同时也让学生领略汉字的魅力,感受中国的文化。

      希望借助此套中文教材,不仅让学生学中文,了解华夏历史、文化和传统,而且更重要的是培养他们养成积累和掌握知识的良好习惯,并成为有健全心智的公民。






© 2012-2017 by Yuming Si. All Rights Reserved. Contact: info@holisticedu.us